tianzz51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性爱强奸 » 人家奸淫的快乐

人家奸淫的快乐

梅河知道药效已经完全发作,他紧盯着禹莎的双眸说:「告诉我,莎莎,奶喜不喜欢我的大老二?」
羞人答答的禹莎含情脉脉地瞟了眼下的巨根一眼,便不好意思地把眼光转向旁边,但她虽未回答,却又不自觉地再度舔着嘴唇,这看似自然的动作,落进经验老到的梅河眼中,马上知道禹莎的秘洞必然已经淫水潺潺,只是他并不想现在就大快朵颐,所以他往前移动身体,同时把禹莎的双手压在膝盖下面,形成他硬挺的大肉棒就贴在美人的鼻尖上,而禹莎娇艳的脸蛋也被夹在他跪立的双腿之间,然后他握住自己的肉柱,先是用大龟头轻轻磨擦和点触着禹莎的下巴和脸颊,直到他美丽的俏媳妇又窘又急地摇摆着脑袋,一付受不了被他折磨的模样时,他才把他的大龟头静止在美人的鼻孔下方,而禹莎似乎也闻到大肉棒所散发出来的浓郁味道,她偏着头想闪避,但梅河双腿一夹,她的臻首便被固定在梅河的阴囊下方;这时候无处躲藏的禹莎,水汪汪的凄迷双眼中露出一股火辣辣的灼热光芒,大胆地凝视着梅河暴出淫光的那对三角眼。
而梅河这时握着他的大肉棒,一面拍打着禹莎的脸颊、一面吩咐她说:「张开奶的嘴巴,宝贝,把爸爸的龟头含进嘴,快!爸要奶帮我吹喇叭。」
但禹莎却辛苦地摇着脑袋说:「噢....不要....爸....人家不会吹....啦....人家连....阿盛的....都没吃过....真的....不行啦....嗯....哦....不要嘛....人家....真的不会这个啦....。」
一听禹莎连自己的丈夫都没口交过,梅河心更是大乐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他暗中让禹莎喝下的春药,会让女人浑身发烫、淫水直流,不但会渴望被男人爱抚和拥抱,而且更会使女人的嘴巴不停地想要含住龟头或舔舐阳具,那并非经由接吻就能满足,除非饥渴的浪穴已经得到满足,否则不管她是什麽三贞九烈的女人,终究是难以拒绝帮男人吃的命运;而他让禹莎喝下的剂
量,至少是其他女人的四倍以上,就算那个被他奸淫了一天一夜的德国助教,虽然高头大马、体力过人,甚至比他一八零的身高还多出一寸的金发妞,也只不过用了禹莎一半的药水,便让她如斯响应,浪荡的像个下贱至极的妓女,至于其他那十多个被他下过药的法学院美女,在床上时就不必提有多麽的贪婪、淫秽了!
所以,梅河并不着急,他依旧慢条斯理,握着阳具轻拍着禹莎那吹弹得破的细嫩双颊,片刻之后,他才开始将大龟头紧抵在她的嘴唇上,试着想要顶入禹莎的口中,但俏佳人却是拼命地摇头挣扎,牙关紧锁,说什麽也不肯让梅河的大龟头闯入;而梅河除了左冲右突,不断企图闯关之外,嘴也持续地哄着禹莎说:「乖,莎莎,爸的乖宝贝,快张开嘴巴,帮爸把龟头好好地含一
含。」
然而禹莎还是不肯就范,她水亮的双眸半开半阖,脸上的表情既娇憨而羞赧,似乎明白自己虽然在劫难逃,但却不想轻易投降一般;而胸有成竹的梅大教授,好像也乐于和自己的俏媳妇继续玩这种极度挑逗的攻防游戏,他开始改变战略,不再胡乱朝着禹莎的双唇冲刺,而是利用他狰狞而坚硬的大龟头,上下左右的刮刷起美人那两片红润而性感的香唇,这样玩弄了一阵子以后,他干脆伸出左手拨开禹莎的双唇,好让他的龟头能够直接碰触到那两排雪白的贝齿,禹莎逃无可逃地阖上眼帘,任凭他用龟头帮她勤快地刷起牙来。
不过禹莎的牙门还是不曾松开,而梅河在用龟头刷了二、三分钟的贝齿之后,也逐渐失去了耐心,他忽然用左手捏住美人的鼻翼,禹莎吓得睁开眼睛,就在那不经意的刹那间,她本能地想开口说话,但她才一张开檀口,梅河那等待多时的大龟头便想趁虚而入,而就在他的大龟头要勐插而入的瞬间,禹莎也倏然警觉到了他的意图,她急促地想要合上嘴巴,只是业已插入一半的大
龟头,让她已经来不及完全把它抵挡住,就在她堪堪把它阻绝在口腔外的电光石火间,她湿热而滑腻的舌尖,业已难以避免地接触到那热腾腾的大龟头,禹莎当场羞得香舌勐缩、俏脸急偏,但她这一闪躲,反而让自己的舌尖意外地扫到梅河的马眼,而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次舔舐,叫梅河是爽得连嵴椎骨都酥了开来,只听他畅快地长哼了一声说:「喔噢真爽!....对,就是这样!....快!再帮我那样舔一次!」
禹莎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,但她从未帮男人舔过的处女之舌,也一样惊慑在方才那一舔的强烈震撼中,她浑身滚烫、芳心颤动,红噗噗的俏脸上也不知是喜还悲的表情,她根本不敢接腔、也不敢去看她公公的脸,只是兀自回味着那份令她打从心底深处奔窜而出的兴奋!
此刻的梅河在等不到禹莎的反应之后,便再度捏紧她的鼻翼,同时急着要把大龟头挤进她的嘴,起初禹莎还可以勉强撑持,但那越来越紧迫的窒息感,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巴唿吸,尽管她刻意地只把嘴巴张开一条缝隙,但虎视眈眈的梅河却一再的使用窒息法,让她无奈地把嘴巴越张越开,当禹莎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大口喘气时,梅河的大龟头便也如愿地插入她的嘴,虽然禹
莎连忙咬住它的前端,但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龟头成功闯入,禹莎两排洁白的贝齿间,咬着一具硕大而紫黑的大龟头,那模样显得无比妖艳而且淫荡绝伦!
一时之间,梅河也看呆了,他松开左手,爱抚着禹莎的脸颊和额头说:「来,莎莎,慢慢地把它整个吃进去。」
禹莎凝视着他好一会儿之后,才稍微放松牙关,让他的大龟头又硬生生地挤进一点,而且,她故意用力咬下去,似乎想把那可恶的大龟头一口咬断那般,而梅河虽然痛得呲牙咧嘴,但却忍着疼痛,执拗地握着肉柱继续往前挺进,不过禹莎也深深地咬住她的大龟头,硬是不肯再让他越雷池一步。
就这样两人四眼对望,似乎都想看进彼此的灵魂深处,僵持了片刻之后,还是禹莎先软化了下来,她牙门缓缓地放松,让梅河的龟头又深入了一些,然后她垂下眼帘,开始用舌头轻舔着她咬在口腔的部份;梅河再度发出了痛快的哼声,他低头欣赏着禹莎第一次帮男人口交的珍贵表情,心中忍不住狂喜的赞叹道:「喔,奶真美!莎莎,爸好喜欢奶这样子帮我舔。」
禹莎抬起眼帘幽怨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忽然牙门一松,轻易地让梅河的整个大龟头滑进了嘴,那粗大的体积挤在口腔内,使禹莎漂亮的脸蛋都有点变形,她辛苦地含住大龟头吸啜,灵活的舌头也忙碌地乱乱舐,全心全意地想要取悦自己的公公;而当梅河开始缓慢地抽插起她的嘴巴时,禹莎发出了一连串的咿唔和闷哼声,那听起来像是异常痛苦的呻吟,恰好与她甘美的神情形成诡异的对比;梅河腰一沉,已经准备好让禹莎尝试一插到底、全根尽入的深喉咙游戏。
梅河试探着将他的大龟头顶进禹莎的喉管,但每次只要他一顶到喉咙的入口,禹莎便发出难过不堪的唔叫声,使他也不敢过于燥进,以免顶伤了美人儿的喉头,不过他又不肯放弃这种龟头深入喉管的超级享受,因此他虽然动作尽量温和,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龟头,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,终于还是在禹莎柳眉紧绉、神情凄苦的挣扎中,硬生生地挤入了那可怜的咽喉,虽然只是塞进了半颗龟头,但喉咙那份像被撑裂开来的剧痛、
以及那种火辣辣的灼热感,已经让禹莎疼得溢出了眼泪,她发出「唔唔」的哀戚声,剧烈地摇摆着臻首想要逃开,只是梅河却在此时又是勐烈一顶,无情地将他的大龟头整个撞入了禹莎的喉管,就像突然被人在胸口捅了一刀般,禹莎痛得浑身发颤、四肢乱踢乱打,倏地睁得老大的眼睛,充满了惊慌和恐惧的神色,但正在欣赏着她脸上表情变幻不定的梅河,嘴角悄然地浮出一丝残忍的诡笑,他轻缓地把龟头退出一点点,就在禹莎以为他就要拨出阳具,让她能够好好地喘口气时,不料梅河却是以退为进,他再次挺腰勐冲,差点就把整根大肉棒全干进了自己媳妇的性感小嘴内!
梅河看着自己的大香肠大约只剩一寸露在外面,知道这大概是禹莎所能承受的极限,所以他并未再硬插硬顶,只是静静地睇视着两眼开始翻白、鼻翼迅速地不停歙张,浑身神经紧绷的俏美人,那付即将窒息而亡的可怜模样,而禹莎一直往上吊的双眼,也证明她已经濒临断气的边缘,看到这里,梅河才满意地抽出他硬梆梆的大肉棒,当大龟头脱离那紧箍着它的喉管入口时,那强烈的磨擦感让他大叫道:「噢,真爽!」
梅河才刚站起身躯,喉咙被大龟头塞住的禹莎,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,整个人被呛得勐咳不止,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唿吸,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平息;而梅河看着娇躯曲卷,呛得泪流满面,还在大口、大口喘着气的禹莎,冰冷而残酷的说道:「站起来!跪到我前面,开始帮我好好的吹喇叭!」
而根本还未恢复过来的禹莎,在手忙脚乱的慌张情绪中,不知何时已被梅河扯住她的长发,像个性俘虏般的跪立在他面前,她羞赧的眼眸畏缩地想要避开那怒不可遏的大龟头,但被梅河紧紧压制住的脑袋,却叫她丝毫无法闪躲或避开,她先是面红耳赤地看了眼前的紫红色大龟头一眼,然后便认命地张开她性感的双唇,轻轻地含住大龟头的前端部份,过了几秒钟之后,她才又含进更多部份,但她又似乎凛于它的雄壮与威武,并不敢将整具龟头完全吃进嘴,而是含着大约二分之一的龟头,抬头仰望着梅河兴奋的脸孔,好像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示。
梅河一看这个已经被他在幻想中,不知淫弄过多少次的绝色尤物,此时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乖顺与驯服,立刻信心百倍地命令她说:「把舌头伸出来帮我整根全部舔一次!知道吗?每个地方都要舔到才算数。」
正如梅河所判断的,跪立在他面前的俏媳妇,虽然涨红着娇靥,但却乖巧而轻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块,开始仔细而用心地由他的马眼舔起、接着热烈地舔遍整具大龟头,当她的舌头转往龟头下方的沟舔舐时,梅河看着自己被禹莎舔得亮晶晶、水淫淫的大龟头时,不禁乐不可支地赞许道:「喔,乖宝贝,我的小禹莎,奶把爸舔得舒服极了!」
犹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,禹莎更加卖力地左右摇摆着她的臻首,从左至右、由上而下的舔遍了梅河那根巨大而粗长的老两次,但口交技术还非常生疏的禹莎,面对眼前这根活蹦乱跳、怒气冲冲的大肉棒,还着实耗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辛苦地完成了这趟任务。
而梅河看着一直将双手扶在他大腿上的禹莎,知道这床第经验明显不够丰富的俏媳妇,有赖他临床指导与调教的地方还很多,因此,当下他便握住禹莎的一双柔荑,引导她去合握他一柱擎天的大阳具,然后告诉她说:「试试看能不能帮爸爸把整根吃下去!」
禹莎水汪汪的媚眼羞惭地仰望着梅河好一会儿之后,才腻声说道:「你的东西....这麽大....一支....人家....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下去....。」
但梅河继续怂恿着她说:「奶先试试....不要担心....爸会慢慢教奶....以后奶就会迷上深喉咙的快感了。」
禹莎再度深深凝视了梅河一眼之后,便将手中的巨根扳成水平状,让那硕大狰狞的大龟头正对着她的檀口,然后她双唇一张便将整个大龟头含进嘴内,接着她便臻首越埋越深、一寸寸地将巨根吞入口腔,一场艰辛而刺激万分的深喉咙游戏再次开启,但无论禹莎怎麽努力,她始终就是无法把梅河的大肉棒彻底吃下去,尽管她双手紧紧抱住梅河的屁股借力使力、而梅河的双手也使劲按压着她的脑袋希望能达阵成功,然而,已经被梅河的大龟头顶得干呕连连的禹莎,虽然知道梅河的大龟头有比之前那次更加深入喉管内,但她的香唇外却总是还遗留着一小截肉柱,她一试再试、努力了好几回合之后,才慢慢地吐出深抵在她喉管内的巨根,当那沾满唾液的柱身完全滑落她的唇外时,禹莎才大大喘了口气说:「呃,爸....你的实在....太长了!....人家....真的没办法....全部吃下去....。」